/

  作为丛云雕族群族长的独生女,云莘自懂事开始,就被告知自己将会嫁给下一任的族长,无论对方是谁,也不管她是否喜欢对方——因为她前族长之女的身份可能会对新族长的统治产生威胁,为了避免族群分裂,她只能这样做。

  个人的幸福与族群的稳定相比根本无关紧要,对于这不合理的安排,云莘也只能说服自己坦然接受。

  选举族长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首先需要选出数位有潜力的候选人,然后再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竞争和考核,最后只留下一个有资格继承族长之位的人。

  当那二十多个经过精挑细选的族长候选人出现在大堂之上时,云莘没忍住内心的好奇,也来到了现场。

  因为她未来的夫君,也将会从那二十多人中诞生。

  只是在场的二十多人,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只有那个族长的宝座,站在宝座旁的云莘在他们看来就像是族长之位的附属品。

  只有一人除外。

  那人自出现开始就一直毫无避讳地盯着云莘,目光是如此的火热具有侵略性,以至于在接触到对方目光的瞬间,云莘的脸立马就忍不住一阵通红。

  她悄悄记下了那人的长相,然后偷偷调查起了对方。

  那人名叫丛烈,在所有候选人中算是天赋颇为平庸的一个,但为人却孤高自傲目中无人,喜欢随性而为。

  目中无人?不是吧。

  那人明明一直都在盯着自己,怎么会是“目中无人”呢?

  一想到丛烈那火热的目光,云莘就感觉浑身一阵发烫,仿佛快要融化。

  她开始偷偷关注起了对方。

  那人和其他人都不一样,当其他人在忙着巴结各位长老时,那人在山间修炼;当其他人在戏耍打闹时,那人在林中修炼;当其他人在大谈特谈自己的理想时,那人在瀑布下修炼。

  这人除了修炼就不会其它了吗?

  这样可是当不上族长的,要是没有各位长老和其他人的支持,仅凭一个人的力量就算再强大也无法让人心服口服。

  而且,就算是修炼,这人的修炼方式也很有问题。

  因为他修炼的全都是身体。

  丛云雕天生就有着极强的风元素控制能力,是风属性元兽中的佼佼者。虽然它们的肉体也极为强大,但在强大的风元素控制能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。因此,在丛云雕的族群中像这样主修肉体的人少之又少——因为在所有人看来,这是舍本逐末的事。

  云莘想起了自己从其他人那里调查到的事——丛烈在风元素控制上的天赋很差,因此作为族长候选人的身份并不怎么被人看好。

  想到这,云莘有些明白了丛烈的做法。

  因为没有控制风元素的天赋,所以就只能修炼肉体了吗……

  肉体的修行极为刻苦,需要在不断地锤炼中突破极限磨砺自身,然后才能有所长进,是以丛烈才花了数倍于其它人的时间在修行之上。

  而所谓的突破极限,换句话说其实就是“自我折磨”——把自己折磨到肉体都无法忍受的程度,以此来提高自己的极限。

  对于这,丛烈不可谓不狠,经常都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,或是疲劳过度直接昏迷。

  如此的努力和付出,自然也是有回报的。

  与

  其它丛云雕那修长文弱的身体不同,丛烈的身躯壮硕无比,看起来就比其他人大了整整一圈,身上的肌肉和线条都无比的流畅匀称,每当发力时,那隆起的肌肉更是能直观的让人感觉到隐藏在其中的爆发力。

  从小就在丛云雕部落长大的云莘哪里见到过这样的猛男,当她第一次看到丛烈脱光衣服站在瀑布下修行时,那一块又一块爆发隆起的肌肉,给她带来的冲击力是以前根本就无法想象的。

  她当即就愣在了那里,脚下一滑直接就从树上摔了下去。

  而在她落地之前,丛烈就冲过来一把抱住了她。

  近距离感受到那坚硬滚烫的肌肉后,云莘沦陷得更深了,彻底融化在了丛烈那结实的怀抱中。

  而彻底沦陷了的,又何止云莘一人呢。

  那日大堂之上,在看到云莘的第一眼,丛烈便已经沦陷了,从此便再也无法将目光从对方身上挪开。

  没有任何理由,就是一见钟情。

  与其他候选人不同,丛烈原本是对这个族长之位没有任何兴趣的,但在看到云莘之后,他改变了这个想法。

  为了得到云莘,他要去竞争族长之位。

  这些天以来,丛烈早就发现了有人在暗地里偷偷观看自己修行,但却并不在意,自从他决定走肉体修行这条道路以来,每天都会有人对他指指点点,认为他是走了歪路,舍本逐末。

  丛烈从来就没有关心过那些人的看法,他只在意自己想在意的人。

  就比如正躺在他怀里一脸娇羞的云莘。

  两人对视良久,然后才各自压下了心中的那团火焰。

  “是你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云莘的脸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,“出来转转,然后听到这附近有声音,所以过来看看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你……继续看?”

  “嗯。”

  于是丛烈放下云莘,重新回到瀑布下修炼了起来。而云莘也坐在原地,光明正大地注视着丛烈。

  自那以后,云莘每天都会来看丛烈修行,而有了云莘在一旁,丛烈的修行也变得更加刻苦了起来。

  两人的目光一天比一天变得更加灼热。云莘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一头扎进丛烈的怀抱,然后融化其中。丛烈也想一直紧紧抱着云莘永不放手,哪怕吃饭睡觉。

  两人都在各自强压着心中的欲.望,只等能够永远在一起的那天来到。

  日子就在这样的煎熬中缓缓流逝。

  终于,族长候选人大比之日到了。

  按照以往的惯例,之前选出的数位族长候选人将会在这一天进行比试,胜出之人将会被确定为唯一的族长继承人,等上一代族长退位之后,正式成为族长。

  那一天,丛烈一人站在了高台之上,无比狂妄地对台下的所有候选人同时发起了挑战。

  年轻气盛的众候选人哪能受得了如此挑衅,蜂拥而上对丛烈发起了围攻。

  丛烈站在台中,任由那一道又一道的狂风刮在身上,但却纹丝不动,轻而易举地就抗下了其余二十多位候选人一其发动的元素攻击,然后走到那些人面前,一人给了他们一拳,将其他人全都轰到台下摔得昏死了过去,以一种无比碾压的姿态赢得了战斗。

  坐在评审位置的诸位长老以及台下围观的群众具

  都目瞪口呆,场面陷入了诡异的沉默,随后裁判才尴尬地走出来宣布了丛烈的胜利。

  族长候选人的位置本该就此尘埃落定。

  但在随后的会议中,无论众长老还是诸位候选人都对这个结果表示了不服。

  “诸位候选人都还太过年轻,应该给他们足够的空间进行成长,现在就确定族长候选人还有些操之过急。”

  “可是丛烈他打败了所有人……”

  “虽然现在丛烈是打败了所有人,但再过几年谁又能确定呢?年轻人的成长本就是日新月异,不应该一次大比就直接全盘否认。”

  “而且丛烈此人性格太过孤僻,以其现在的心性实在难以胜任族长候选人之位,只怕会引起民愤。”

  “此事还需从长计议。”

  在座的诸位长老,没有一个是向着丛烈说话的,云莘虽想为心爱之人出声,但人微言轻,声音很快就被其他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淹没了。

  于是,会议结束后,众长老一致决定将族长候选人大比延期至三年后,这一次的结果则彻底作废。

  对于这个结果,丛烈和云莘都只能被迫接受。

  于是,两人又在强忍着对彼此爱慕之情的煎熬中再次度过了三年。

  这三年以来,经历了之前大比的失败后,其他诸位候选人都不再懈怠,开始了认真修炼,实力都获得了长足的进步,丛云雕在风元素控制上的天赋也初步显现了出来。

  这一次的大比,丛烈虽然依旧获得了胜利,但却不再似之前那般轻松,身上不少地方都挂了彩。

  “诸位候选人的进步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,应该再给他们时间!”

  “体修本就不是正途,前期虽然强势,但越到后面就越是疲软,丛烈虽然获胜,却也只是取了时间的巧而已!”

  “此人比起三年前几乎没有任何进步,心性方面也没有任何改变,实在是无可救药!”

  “若是让丛烈当上了候选人,以后待其他人的实力都将其反超之后,只怕候选人的位置将难以服众。”

  “若是引起其他人的叛反心理,那才真是罪过。”

  这一次丛烈那颇为艰难的胜利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战胜丛烈的希望。

  于是,在所有人的强烈要求下,族长候选人大比之日再次延期了。

  因为这件事,云莘躲在屋内哭了整整一夜,第二天见到丛烈时,眼眶肿的就像是两个核桃。

  “没事的,就算再延期,我也依旧能取得胜利,只不过是再等三年而已。”丛烈毫不在意地说道。

  “嗯!”云莘点了点头,她对丛烈充满了信心。

  然而丛烈对自己却并没有那个信心。

  丛云雕最为强大的天赋是风元素控制而不是强健的躯体,两者的成长速度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这次的大比他就赢得如此吃力,再过三年,当其他人都已经成长得超过他之后,他还能取得胜利吗?

  再呆在族内闷头苦练的话,他迟早会被其他人超越。

  所以,他需要离开这里去寻求突破。

  于是,当晚丛烈就离开了,因为不想看到云莘伤心的面孔,他选择了不辞而别。

  而在丛烈离开之后,丛强长老也悄悄地跟了出去……

欢迎大家访问:就爱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2novel.com/book/2782/420/